12年北漂餐飲人自述:每天叫醒我的不是夢想,而是上百萬的房租

發布時間:2019/12/20

 前段時間,微博上有這樣一則熱搜提問:

從2017——2019年,你有哪些改變?  

網友們紛紛曬出了各自的回答:變窮了,變胖了,變老了...而對于南哥來說,是變得更加迷茫了。

在這兩年中,他兩度進行餐飲創業,比起當年初來北京時的信心滿滿,這時候的他卻滿是無奈與失落。

而他的餐飲創業故事,沒有跌宕起伏的劇情,更像是夢想與現實之間的一場場博弈。

01 我在北京,早九晚十  

2007年,湛江老表南哥一心想把一手“流心咕咾肉”的絕活帶到2000多公里外的“淘金”圣地——北京。之所以選擇這里,除了內心對首都特有的情懷和向往,還有一個極為現實的原因,那就是呆在大城市里還意味著機會多,工資高。

確實是這樣。

十多年前的北京,餐飲行業正處于快速起步階段,市場空間大,競爭壓力小。已經在家鄉擁有四年廚師經驗的他憑借著精湛的手藝,初到北京,就在一家粵菜館拿到了每月七八千的工資。

這個價格,是他原來在縣城里工資的兩倍之多。  

但與家鄉安逸的生活相比,在這座城市工作根本沒辦法“閑下來”。

每天早九晚十的生活,雖然單一枯燥,但還算平靜,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年輕已經不再是在外漂泊的本錢,當年初來乍到的滿足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買房、娶妻、生子的經濟壓力。

在這種壓力的逼迫下,南哥萌生出了自己開店做餐飲的想法:“給別人打工自由、穩定,但是沒太大前途,自己創業通過幾年的辛勤與努力,但再加上點際遇,就能換得下半輩子的成就。 

作為專業廚師出身的他,似乎也擁有著得天獨厚的核心競爭力。

經過再三考慮,在2016年,南哥拿出積攢下來的多年積蓄和幾個合伙人在北京一同創辦起了一家名叫君佰圓的粵菜館。

但這個他寄予美好愿景的店鋪,卻在兩年后被迫走上了倒閉的道路 

02 從買不起到租不起  是夢想與現實的差距  

南哥和朋友合伙創立的君佰圓就在北京三環邊上,這里不僅交通便利,而且人流量大,毗鄰朝陽區的大商圈及辦公樓。

在常人眼中,有了商圈和寫字樓的聯動加持,飯店肯定能坐收紅利,賺得盆滿缽滿。

憑借著獨道的手藝和地理位置優勢,飯店生意確實一直還不錯,但兩年后,誰也沒有想到,南哥和他的合伙人最終會遺憾出局,以賠錢結束。

關于餐廳倒閉的原因,南哥也有著自己的無奈: 房租太高,傷不起。    

 “行外人認為做餐飲利潤大,那是因為他們忽略了快要飛起的房租。在開店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的店鋪只能維持基本的收支平衡。”

“不奢望能買得起房,只想能租得起房。”

然而,兩年后南哥沒有等來房價下跌的消息,卻迎來了租金上漲的噩耗。  

“以前簽的房租是140萬一年,租住了一年多,房租卻漲到了160萬,加上每個月固定支出27萬,一年下來光成本就接近500萬,根本無法盈利。”

為了更“巧妙”的漲房租,讓餐飲創業者 “心服口服”的接受,房東當初在與南哥簽訂合同時,將租賃時間由原來的3-5年,縮短到1-3年。

這就意味著,要么乖乖接受漲租,要么就在餐飲店剛要賺錢的時候關店走人,而店鋪前期的裝修、宣傳、運營費用相當于打了水漂。

這無疑封殺了餐飲店鋪想要賺錢的希望。

和南哥一樣,很多餐飲創業者都會覺得這樣房租不合理,可那又怎樣呢?供需關系擺在眼前,憑借著優越的地理位置,房東有足夠的自信相信接下來會有大把的人來找他搶購。   

房東坐地起價,再加上近年來人力成本、獲客成本、采購成本等多重擠壓,使得餐廳掙錢的速度根本趕不上房東漲租的速度。

受成本壓力的影響,很多餐廳都開始重新調整定位,淡化特色。

但每家店里菜品價格始終不敢漲,因為孤注一擲的漲價,意味著在繁華的商圈徹底失去競爭力。

為了盈利,南哥和他的合伙人也嘗試進行改變。他們并沒有降低飯菜的品質,在食物的成本上進行縮減,而是對菜品進行微創新,創意推出了現燒煲仔飯,這道菜一度成為店鋪里面的招牌,吸引來了不少顧客。

與此同時,他們還延長開店時間,選擇一種白天主打快餐,晚上主打聚餐的營業模式。

在這種模式下,工作沒有996,只有007。  

但商圈和辦公區晚上人員流動少,即便再怎么努力,增加的營業額還是彌補不上房租上漲帶來的巨大空缺,南哥的店鋪最終還是沒能夠翻盤。長時間堅持下來,折騰的人身心疲憊,合伙人一商量,唯一的辦法只有一個:關店。

這一年,南哥的第一次創業無疾而終,但他只是餐飲創業“覆滅”大軍中的一員。

據相關數據顯示,僅在2018上半年,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平均每個月有10%的餐廳倒閉,即便全國餐飲突破3.5萬億元,但只有20%的餐廳賺錢,因租金上漲而虧本倒閉的餐廳數不勝數。

從買不起房到租不起房,沒有人能夠體會到這些餐飲創業者的不易。

03 生活不相信眼淚  要么認慫,要么繼續  

從07年到現在,這是南哥在北京闖蕩的第12年,已經開始步入中年的他,也開始有了中年危機意識。

父母年齡逐漸變大,子女進入成長階段,妻子待業在老家4年專門照顧老人和孩子。

在這個階段的他,壓力已經不僅僅是年輕時找工作那么簡單,他的壓力更在于要支撐起整個家庭巨大的經濟支出。 

而首次試水餐飲創業失敗,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南哥不甘心就此妥協。

于是在今年9月份,他二次創業,在北京重新盤了一家200多平的店面,繼續做餐飲生意。

這一次,他將自己的目標瞄向了深受當代年輕人喜愛的餐飲會所,曾被三環高房租“逼退”的他,將餐廳位置轉移到了北四環。

因為這里省錢又省事。     

原店主裝修風格剛好符合南哥餐飲會所的定位,不用再大面積的進行重新翻修,降低了前期投入成本,同時每個月3萬元的租金,大大減輕了房租負擔。

而如此“物美價廉”的店面,在某些地方必定有所欠缺。

的確,新店鋪的位置確實差強人意,沒有好的流量,同時也沒有一個正式的門臉,使得人們很難一眼就發現它。再加上第一次創業燒錢式的房租投入,南哥這次已沒有足夠的資金做推廣,而這些,都限制了他的生意。

看著連續七天沒有開張的新店鋪,南哥的臉上透漏著一股焦慮,明天該怎樣,他也陷入了迷茫。

這就是最為諷刺的地方,當夢想和現實背道而馳,高房租拋棄餐飲人的時候,容不得他們有任何的反擊機會。  

結語  

這是一個最好的創業時代,層次不窮的機會等待著餐飲人進行新鮮嘗試,同時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租金、人工、采購成本的上升,讓餐飲創業者的生活與生存、夢想與現實產生了劇烈的沖突。

而南哥的故事,其實是眾多奔赴在一線城市進行創業的草根餐飲人的真實生活縮寫:出身平凡,沒有足夠的資金,想憑借著一己之力逆襲成功,但卻被高昂的房租澆滅了昂揚的斗志。

如何才能留下呢?對于那些和南哥一樣,想要不被高房租“逼退”繼續留在大城市逐夢的餐飲人來說,太難了。

但高房租已成事實,既然跟不上房租上漲的節奏,不如換個方式、換個思路,弄清楚自己真正的對手,如果從創業之初就設定好自己的目標和計劃,再付出100%的努力,那結果總不會太差。

節選自紅餐網。

希晨動態
酒店餐飲經典案例 更多>>
彩乐乐网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